• <sup id="680ce"><button id="680ce"></button></sup><sup id="680ce"><button id="680ce"></button></sup>
  • <strong id="680ce"><button id="680ce"></button></strong>
    老師筆記 手機站

    [郭德綱相聲臺詞大全集]郭德綱于謙相聲臺詞精選

    時間:2019-01-07 12:51:54 老師筆記 投訴建議

      郭德綱 于謙相聲臺詞有哪些呢?和小編一起來看看下文,歡迎借鑒!

      郭:剛才是燒餅跟曹鶴陽

      于:您的徒弟

      郭:倆人說的節目是于老師新壽

      于:我?

      郭:您教給他們的

      于:不,那您教的

      郭:我教的我怎么不會呢

      于:人家自己創作的(觀眾喊于老師我愛你)

      郭:(說觀眾)真不嫌臟。你看看,你看看,祝你們幸福

      于:嗨

      郭:謝謝吧,你們老這么熱情,我們都不好意思

      于:是

      郭:五月三號,能來這么多人,特別的高興

      于:嗯

      郭:今天咱們都別走啊,盡量多說一點,讓你們樂呵樂呵

      于:對

      郭:先聽相聲,聽完相聲,那幾個姑娘帶著于老師,你們走哈

      于:記一下我的電話

      郭:138,后頭隨便

      于:這叫什么號碼

      郭:這說明什么呢,大伙喜歡您

      于:沒錯

      郭:相聲它未必是廟堂文化

      于:嗯

      郭:但是是民間扎根在草根里面的藝術

      于:哎,喜聞樂見,挺好

      郭:適合老百姓聽

      于:是挺好

      郭:尤其咱們大伙,我也不知道您各位什么身份

      于:嗯

      郭:站在我這角度看,咱們都是一家人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都是普通老百姓,都是平頭百姓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也有我這樣的光頭百姓

      于:光頭百姓?

      郭:燙頭百姓

    郭德綱于謙相聲臺詞精選

      于:嗨,什么頭型不得是百姓啊

      郭:但是,于老師比我身份還要高一些

      于:怎么見得呢

      郭:因為我,從我父親往上倒,我們家都是正常人

      于:呃,我們家都不正常啊是嗎

      郭:不是,我沒說好,我們家都是正經人

      于:哎,嗨,還不如正常人呢,不是,我們家都不正經的啊

      郭:我們家都是普通人

      于:我們家也是普通人

      郭:您家里可不普通

      于:怎么呢

      郭:書香門第,宦官之后

      于:啊,宦官之后

      郭:咱也不知道在朝里什么身份

      于:不能叫宦官之后

      郭:這叫什么

      于:官宦之后

      郭:官宦之后,你的曾祖,那還得嗎

      于:昂

      郭:想當初,在清朝的皇宮里邊,跟末代皇帝溥儀一起生活過幾十年

      于:哦,這么長時間

      郭:厲害啊,末代皇帝溥儀啊。

      于:嘿

      郭:溥儀是跟著他曾祖長起來的

      于:真的?

      郭:哎呀,溥儀讓你曾祖伺候的無微不至

      于:照顧

      郭:照顧的非常好,咱也不懂那個級別,據說相當于當年的李蓮英

      于:哎,太監呀

      郭:哦

      于:你剛知道啊是怎么著

      郭:我哪懂這個去啊

      于:您還不懂

      郭:反正挺有身份的,因為后來溥儀寫一本書,叫《我的前半生》

      于:這書很有名啊

      郭:啊,書里還提到過你的曾祖

      于:哦,還有過他一筆

      郭:說小時候跟著一起長起來的,你曾祖看見這個書,很難過

      于:是嗎

      郭:沒想到皇上還記得我

      于:懷舊

      郭:人寫《我的前半生》,自己也想寫本書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攤上紙,拿好筆

      于:寫吧

      郭:叫《我的下半身》

      于:下半身?

      郭:寫有三天,一個字都沒寫出來

      于:那就是下邊沒什么唄,我還不明白嗎

      郭:你這樣說有意思嗎

      于:廢話,您這太缺德知道嗎

      郭:腦子不好,沒想起來寫什么東西

      于:不知道寫什么好

      郭:哎,到你祖父就不起咯

      于:怎么呢

      郭:他祖父,因為那會正是民國嘛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刀兵四起,狼煙滾滾,軍閥混戰

      于:生逢亂世

      郭:老百姓慘著呢,祖父說:我不念書

      于:那干嘛

      郭:我要練武

      于:哦,棄文習武啊

      郭:練武,往小的說強身健體,往大說,保家為民

      于:那也是

      郭:不管是南方或是北方,這些個武術名家對你祖父都是非常的認可

      于:哦,都承認他

      郭:當然,主要活動在北方

      于:是

      郭:北京地區,一提起你祖父來,都挑大拇哥

      于:真的啊

      郭:有一個外號,他叫冷面殺手

      于:哦,就這么厲害

      郭:簡稱冷面殺手

      于:哦那要是全稱呢

      郭:朝鮮冷面殺手

      于:嗨,說半天這是一吃貨呀這個

      郭:這要碰見那辣白菜,那就沒完啊

      于:好嘛,辣蘿卜都不成

      郭:不得

      于:朝鮮冷面殺手

      郭:雖然說有能耐,但是不欺負百姓

      于:這有什么可欺負的呀

      郭:除暴安良

      于:哦,真會武術

      郭:聽說這嘩比如說來一幫貪官,趕著幾車的金銀財寶

      于:嗯嗯

      郭:他祖父騎著馬就去,到那把槍掏出來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把手都舉起來,我只劫財,你們要保命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哎呀,都怕,一提他的名字都怕,朝鮮冷面殺手來啦

      于:行行,就把手舉起來就完嘛

      郭:一聽這馬蹄聲音:呱唧呱唧呱唧···就知道你祖父來

      于:哎,我祖父踩著泥來的,呱唧呱唧的干嘛啊

      郭:馬蹄子踩在地上有泥呀,啪唧啪唧

      于:哎嗨,踩的更深

      郭:把手舉起來,不要你們的命。都是求財,一天能搶好幾番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哎,今搶著,明又去啊把腿給我舉起來

      于:拔腿舉起來?這還是求財嗎

      郭:這是劫色

      于:哎,嗨,您別胡說八道啊

      郭:好吧,事都過去

      于:壓根就沒這事

      郭:這是他祖父,后來到他父親(拍自己)

      于:您別往您自個那拍行嗎,說話就說話,別那么多動作

      郭:嘿,他父親(晃身子)

      于:你晃悠什么呀,一說到自個跟那晃什么

      郭:咱得有一手勢嘛

      于:哪有手勢啊

      郭:于謙的父親(雙手揮開)

      于:沒這么些人

      郭:今天是你父親包場

      于:沒有這手勢

      郭:你父親有男有女的啊,各種裝束都有啊

      于:嗨

      郭:挺好,這老爺子后來就是做學問嘛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做學問,搞研究,一直到于謙

      于:我這輩

      郭:哎,說的相聲,雖然是說的相聲,但是在我這個行業里邊,我覺著您超過我們所有的同仁

      于:哎喲,那可不敢當

      郭:實話實說啊,說相聲的誰有錢,他最有錢

      于:嗨,有什么錢呢

      郭:郭德綱還沒轍的時候,人家就家財萬貫

      于:不敢這么說

      郭:拍電視劇

      于:那倒是拍過

      郭:拍電影,拍廣告

      于:昂,拍過幾個

      郭:好多企業跟他都熟,這一說八十年代末,九十年代初

      于:嗯

      郭:很多產品都找他

      于:對

      郭:請他來做形象大便

      于:哎,不像話,形象大便像話嗎

      郭:應該是

      于:形象大使(屎)

      郭:你告訴我區別在哪

      于:那也得這么說,廢話,照你那么說,我成模仿秀我

      郭:可塑性強

      于:沒聽說過

      郭:別搗亂啊

      于:那也是形象大使

      郭:把手舉起來

      于:哎嗨,玩去

      郭:有錢是真的,那會我們都沒犯遮呢,人家就不得

      于:不敢

      郭:家里邊有錢庫

      于:嚯,還錢庫

      郭:單有一間房子裝錢的,我去過,打開門一進屋一瞧,哎喲我的天哪

      于:怎么

      郭:由打地上碼到這(一人高),一打一打的,都是新票

      于:全是錢

      郭:粉紅色的新票,一屋子

      于:嘿

      郭:每一張上邊都印著玉皇大帝

      于:哎,全是冥幣呀

      郭:我的天呀,這得燒到什么時候

      于:哎嗨,也就燒著玩嘛那玩意

      郭:很不起,做買賣人家最早

      于:哎,比別人早幾年

      郭:好多人都說郭德綱也干餐飲,也做服裝,那是這幾年

      于:剛干

      郭:人家干飯館那什么時候,多早,九十年代就干過飯館

      于:是

      郭:對不對,那會我還給人寫過字

      于:哎,他給我提過字

      郭:我那字也不值錢,那會就上桿子唄,是吧

      于:客氣

      郭:同行都不錯,師哥開買賣,開飯店

      于:是

      郭:寫兩塊匾送給他

      于:還兩塊

      郭:掛在飯點里邊,東墻一塊,西墻一塊

      于:怎么寫的呢

      郭:那邊寫的是客似云來

      于:怎么講

      郭:客人像云彩一樣那么多都上這來

      于:嘿,吉祥話

      郭:客似云來

      于:這邊怎么寫的

      郭:萬里無云

      于:哎,沒人吶,這像話嗎您這個,您這打燈謎呢你這個

      郭:后來這飯館就不干

      于:那是,一人沒有我還干什么

      郭:人還納悶怎么不干這個

      于:那是啊

      郭:但是對人家來說不叫事

      于:不指著這個

      郭:就是玩,交朋友。到后來,開一個寵物樂園

      于:哎,對

      郭:尤其是最近,有人上微博上啊,網上啊,電視采訪,經常能看到

      于:對

      郭:于老師有一個寵物樂園,牌面好聽,四個大字

      于:叫

      郭:天打雷劈

      于:哎,好不這個

      郭:怎么著

      于:天打雷劈不像話

      郭:叫什么

      于:天精地華

      郭:天精地華,這是翻譯過來

      于:翻譯過來的

      郭:對,英文叫天打雷劈

      于:嗨,壓根就叫這個

      郭:北京大興,占地60畝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列位,六十畝地呀,拿眼一望都望不到頭

      于:那么大

      郭:多大呀,也就是您,有這個實力

      于:沒有

      郭:養很多的小矮馬

      于:是

      郭:跟狗一般大

      于:就這么點

      郭:小矮馬,這是美國最好的種群,買十七匹

      于:嗯

      郭:來的時候十七匹,現在二十五匹

      于:還繁殖呢

      郭:每一匹都侵注于老師的骨血

      于:哎,沒聽說過

      郭:實話實說,他累呀

      于:這不像話,別說別說,骨血像話嗎

      郭:那叫什么

      于:那叫心血

      郭:有什么區別

      于:哎嗨,您這都不明白,這區別大

      郭:哦,不懂這個,反正小馬看見他,就跟看見父親似的

      于:還是那意思呀,得得,就是傾注心血

      郭:心血

      于:對

      郭:小馬特別可愛,我說這玩意能騎嗎

      于:能騎啊

      郭:他說別看它小,負重二百來斤

      于:沒錯啊

      郭:我給你騎一個,我試試(騎馬狀)駕···哎,唉唉跑堂啦

      于:馬跑出啊

      郭:小嘛

      于:騎不上

      郭:哎,養很多的小狗,各式各樣的小狗,喲,好看至極

      于:嗯

      郭:咱也不懂呀,看著熱鬧唄

      于:是啊

      郭:還養好多那個,雞

      于:也有點,你想象什么呢這是

      郭:養不是有點,很多,雞

      于:哎,不少

      郭:那個兩頭翹的那個叫元寶,元寶雞

      于:對對對

      郭:特別漂亮,還有珍珠雞,是吧

      于:有

      郭:還那個那個,那叫什么來著,野雞,尾巴很漂亮的那叫什么

      于:雉雞

      郭:對,雉雞,嘿嘿,俗稱叫

      于:野雞

      郭:哎,好好好,養好些個

      于:那天請您到那玩去

      郭:嗯嗯嗯,我給他寫個匾

      于:哦,您又題匾啊

      郭:于家大雞窩

      于:什么詞啊這是,我都沒聽說過,太難聽

      郭:那還種很多青菜

      于:昂,那是綠色食品

      郭:靠著南墻開這么一塊地來,外邊的菜呀,農藥超標

      于:哎

      郭:家里這干凈

      于:對

      郭:沒有化學的東西,開出十來畝地來,各種青菜都有,哎,全上的他們家人自己的肥

      于:這我們家人得多能拉呀,一人供十來畝地

      郭:將近二十畝,這一家三口人沒別的事啊,天天的吃,吃完之后就上肥

      于:這不是糟踐東西嗎這

      郭:吃別的味不對

      于:哎嗨

      郭:北墻這有他開的一塊苗圃

      于:干嘛呀

      郭:種很多的菊 花

      于:哎,瞧我種的這東西

      郭:各種各樣的菊 花,我給題字:于謙的菊 花

      于:嗨,太難聽

      郭:真好,我覺著人家這輩子沒白活

      于:還行

      郭:真的啊,跟自個院里邊想吃什么,想吃雞

      于:嗯

      郭:直接奔自個的雞窩

      于:逮雞去

      郭:那錯不,你想啊,他一去所有的野雞都不動啊,都不動

      于:都不動?

      郭:你看雞 頭來嘛,是吧

      于:沒聽說過,您有點好詞沒有啊

      郭:宰一只,要不殺一只羊,在院里烤串

      于:哦,吃羊肉

      郭:烤串,喝酒,想吃青菜直接上自己菜地,直接摘那新鮮的

      于:那是啊

      郭:咱別處買都是弄完兩天以后才到咱們家的

      于:對啊

      郭:人家那“媳婦,往那邊挪挪”(推開媳婦拔菜)

      于:嚯,那還拉著呢啊,您這像話嗎,我們家人還隨時有人上肥啊

      郭:嘿嘿,沒有限制

      于:三班倒啊合著

      郭:往那邊挪挪,往那邊挪挪

      于:要親命

      郭:干干凈凈的嘛

      于:往衣服上蹭啊,太惡心您

      郭:這是茁壯成長

      于:哎,誰茁壯成長啊

      郭:茁壯成長,跟自個院里喝白酒,喝啤酒,怎么快樂怎么來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高高興興的騎會小馬,看會小狗,對不對,喝酒,烤串

      于:吃肉嘛

      郭:喝完酒,哎呦,這酒喝多走腎

      于:都這樣

      郭:啊,走腎,但是人家直接站在菜地里就行

      于:哦,直接就上肥

      郭:嘩···完事自個也害臊

      于:那可不

      郭:你這玩意,尿喝多酒特別多

      于:什么話呀這是說反這個

      郭:應該是?

      于:酒喝多,尿特別多

      郭:是是,尿特別的多,高興。您這一輩子活的值

      于:嗨

      郭:自個站在院里還唱呢:要做神仙··點石成金,妙不可言,燙頭,喝酒,抽煙

      于:什么玩意這是,他把這給譜成曲

      郭:真好,跟您沒法比

      于:怎么

      郭:跟您一比我們這就完

      于:您客氣

      郭:我們一天到晚的累的跟什么似的,沒有您活的這么灑脫

      于:您不是也挺好的嗎

      郭:嗨,我們那鬧著玩,實話實說

      于:開飯館

      郭:我那,我一天我都沒去過

      于:不去

      郭:我這人不是做生意的材料

      于:那你還開這么一飯館

      郭:你要我像老謙似的得累死

      于:怎么

      郭:你想啊,那么些個活,菊 花啊,野雞啊跟那,哎呦

      于:我也不是都照顧的過來

      郭:最起碼你的心是好的

      于:啊哈,什么是心是好的啊

      郭:心有余而力不足嘛,我不行,是,我也開個小飯館

      于:嗯

      郭:那天有功夫去啊,三里屯,叫郭家菜,上那去吃提我就成啊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提我也不用那什么

      于:那什么啊

      郭:盡管提,不用不結賬

      于:哎嗨,那不是還得結賬嗎

      郭:不是,你得會說,你得有一個口令

      于:還有口令?

      郭:買單。

      于:這叫口令啊

      郭:他們就會有人過來帶著你

      于:就給帶包間去啦?

      郭:不,帶柜臺去

      于:這嗨,還是結賬去啊

      郭:我開飯館,其實說實話是嘔氣

      于:怎么叫嘔氣啊

      郭:這說起來一眼難進呢

      于:哦,還要唱

      郭:噠噠冷等冷等···那年夏天,大概是禮拜五或是禮拜六

      于:不唱啊,等等,別說,鬧半天不唱你拉那么半天過門干嘛啊

      郭:看人舞臺上都這樣:一言難盡呀,噠噠冷等···

      于:那是后邊得唱

      郭:我不會,沒學過

      于:那就說吧

      郭:我開飯館,是十幾年前吧,跟人嘔氣

      于:哦,怎么呢

      郭:我當初很落魄,也沒犯遮,在家里也不開火,門口小飯館,天天上那吃飯去

      于:拿那當食堂

      郭:他這一早起來,早點,午飯,晚飯什么都有,家常便飯

      于:很豐富

      郭:早上起來我就上他那去,早晨粥啊,豆漿啊,豆腐腦啊,混沌都有

      于:哦

      郭:而且他拌的小菜特別好,擱點辣椒,擱點醋,鹽的弄一大盆擱在那

      于:小涼菜

      郭:這不要錢啊

      于:哦,隨便吃

      郭:小菜是隨便吃

      于:哦,好

      郭:早晨有家出去帶一張餅,到他那來半碗豆漿

      于:半碗?

      郭:我打家里帶一個小盆

      于:嚯,比別人盛菜那盆還大呢

      郭:把他那倒我這里,吃我的早飯

      于:就這么吃

      郭:我跟他不見外

      于:這叫不見外呀

      郭:我在這吃,掌柜的看著我,把老板恨得

      于:那可不

      郭:哎,問你個事,你那小區有人叫菜飽驢嗎

      于:這什么意思

      郭:說話多缺德

      于:怎么

      郭:菜飽驢,這驢子吃菜能吃飽

      于:那是罵人的啊

      郭:你們那有人叫菜飽驢嗎?我連頭都沒抬:哦,有,他兒子賣早點的

      于:哎嗨,您也夠損的您這個

      郭:他很高興:出去,出去,出去

      于:這是高興嗎,啊

      郭:中午我沒好意思再去,打個電話:來碗米飯,還有一火爆腰花

      于:叫外賣

      郭:一會送來,米飯擱在邊上,我一看這菜不是青辣椒就是紅辣椒

      于:喲

      郭:給他打一電話,你們這菜叫火爆啊

      于:叫火爆?

      郭:腰花呢,腰花哪去

      于:沒擱啊

      郭:啊,我們這就這樣,外賣都這樣,想吃往這來才有呢

      于:嘿

      郭:我心說這是瞧不起我啊,晚上我去,我是個有尊嚴的人

      于:那您要?

      郭:晚上帶著我的大戒指,我有一巨大的戒指,半斤重

      于:嚯,這么大大戒指

      郭:帶手上,鐵的鍍銅

      于:嚯,要多不值錢,有多不值錢

      郭:戴上很有份量

      于:份量管什么呀

      郭:一進屋我一挑我這手:點菜,點菜,點菜····

      于:夠富

      郭:打里屋老板娘出來,嚯,這女的四十來歲,四方大臉,眼珠子跟銅鈴似的

      于:嗨

      郭:兩根頭發,梳一中分

      于:蛐蛐呀,兩根頭發來一中分,這不就是那蛐蛐嗎

      郭:呲著牙,一嘴大金牙,我說點菜點菜點菜點菜···

      于:她說什么啊

      郭:她說點啊,點啊,點啊···

      于:嗨,純粹斗氣

      郭:我進去點,先來一個花毛一體

      于:這是什么菜啊

      郭:花生和毛豆拼盤

      于:那您就別拽還花毛一體,說的跟秋褲似的

      郭:你準穿過那樣的秋褲

      于:你才穿過呢

      郭:冬天后臺換衣服,一脫褲子,于老師那秋褲都一個球一個球的啊,看著跟爆肚似的

      于:嗨,還是花毛一體

      郭:來一個花毛一體,再來四瓶啤酒

      于:哦,四瓶

      郭:菜擺上,四瓶啤酒擺好,我說:老板娘,你信嗎

      于:什么

      郭:我不用起子,單憑我這手,啪啪啪啪,把啤酒能打開

      于:嘿

      郭:信嗎?老板娘:不信!不信你不拿起子去啊

      于:嗨,嗨呀,你跟人較這勁干嘛呀,你直接讓人拿起子去好不好啊

      郭:這么說顯著我有身份

      于:這有什么身份丟人顯眼這玩意

      郭:我高興,四瓶啤酒,一份花毛一體

      于:哎,就剩喝

      郭:我喝到次日凌晨

      于:哎喲

      郭:轉天還去,叫幾個哥們,我有六七個不錯的朋友。跟我走,每人背一個巨大的登山包

      于:還背著包去

      郭:都拎著大登山包,進門上這一坐,把桌子都拼拼,拼三張桌子

      于:嚯

      郭:拼好,我們圍一圈,八個人一坐,點菜

      于:點吧

      郭:花毛一體

      于:這是傳統菜

      郭:再來一瓶啤酒

      于:這回改一瓶啊

      郭:對,這一瓶喝不

      于:七八個人喝不一瓶?

      郭:我們背著雙肩背包呢,每個包里三箱啤酒

      于:嚯,帶多少啤酒去的這是

      郭:他這瓶是引子,喝完之后往包里順,換我們的啤酒

      于:嘿喲,要命

      郭:下午四點半來的,到夜里十二點四十,我們這桌都吐得不行啊

      于:哎呦

      郭:老板都哭,這個酒量就別出來

      于:別在這顯眼

      郭:老板娘過來:別來這套,我知道你是誠心的,有能耐,自己長志氣開個飯館

      于:哎,對

      郭:寒天一滴水,點點在心頭,記住這句話,長志氣,這后來開小飯館

      于:那也算開

      郭:也不是為掙多少錢,也不是為發財。交朋友,是不是,有功夫上我那去請大家嘗嘗我們廚子怎么樣,喝點

      酒,吃點菜

      于:好

      郭:然后咱們上于家大雞窩一頓消遣

      于:好嘛,干錯我一條龍都包得

      郭:但是你那個有風險

      于:哎嗨,我那也沒風險

      郭:哎,挺好,您也去

      于:您也請我嗎?

      郭:您賞個臉,您賞我個臉

      于:別客氣

      郭:要不我賞你個臉

      于:哎,這叫什么話呀

      郭:那天,那天您有功夫您上我那去

      于:哎,一定去

      郭:別喝那個白酒跟啤酒

      于:喲,那喝什么呀

      郭:有人老勸他,酒要少吃事要多知,白酒喝多燒心也難受

      于:傷身

      郭:喝啤酒喝完之后一趟趟的,我那沒菜地

      于:有菜地我也不能尿您那去

      郭:嗯,喝點洋酒吧

      于:哦,外國的

      郭:我給你開瓶CEO喝

      于:嗯?老板?

      郭:我給您來一瓶UFO

      于:我上哪逮它去啊

      郭:來個阿尼哈斯有

      于:什么亂七八糟的

      郭:不是那個外國酒叫什么來著

      于:XO

      郭:XO,XO行吧

      于:可以啊

      郭:路易十三點行嗎

      于:我喝一神經病啊,什么叫十三點呀

      郭:那叫什么

      于:路易十三

      郭:路易十三,存放夠五十年以上的才叫路易十三

      于:這個他懂

      郭:一口酒到嘴里別著急往下咽,人說能品出四五種香型來

      于:哦,還那么變化啊

      郭:這才是好酒,頭一口在嘴里砸么著,茉莉香型,在琢磨,荔枝味

      于:嘿

      郭:仔細琢磨,橘子香型,仔細再一琢磨,球鞋味

      于:哦,運輸過程當中的味道

      郭:去,鞋掉到酒桶里邊去

      于:哪有這么多味

      郭:喝點洋酒,喝點甘紅,好不好,干紅行嗎

      于:干紅行啊

      郭:現在流行喝葡萄酒,拉菲喝嗎

      于:呵,可以啊

      郭:啊,我給你對點拉菲喝

      于:對點喝啊,那到底喝的是不是拉菲啊

      郭:哎呀,你糊涂,中國人哪喝得出來好與壞

      于:嗨呀

      郭:就反正花這錢,對點拉菲,對點雪碧,來點香菜

      于:什么啊就,怎么個搭配法

      郭:不為喝酒,就為吃菜

      于:吃香菜?

      郭:我給你們拌一個,拌一個涼菜

      于:哪有涼菜啊

      郭:我下廚親自給你們弄一個

      于:哦,您有手藝

      郭:我給你們涼拌的一個See you tomorrow

      于:啊,我這聽著都新鮮,這是什么菜啊

      郭:涼拌金針菇

      于:哪有See you tomorrow的事啊

      郭:See you tomorrow是什么意思

      于:See you tomorrow是英語明天見

      郭:對啊,明天見,對吧

      于:怎么會是金針菇呢

      郭:哎呀,你糊涂,金針菇,金針菇今天吃完什么樣,明天出來還是什么樣

      于:哎呵,哎呀

      郭:你吃今的還是吃明的

      于:行行,什么都別吃,太惡心您這聽著

      郭:不愛吃這個,準愛吃好的,海鮮喜歡嗎

      于:哎,海鮮可以

      郭:嘿,大龍蝦,澳洲大龍蝦行嗎

      于:行啊

      郭:正經澳洲大龍蝦,那個沒有,來個小個的行嗎

      于:嗨,這么點啊

      郭:哎,吃點龍蝦,鮑魚怎么樣

      于:呃,也愛吃

      郭:鮑魚啊,說良心話,主要吃那個汁,單吃鮑魚沒什么東西

      于:主要那汁

      郭:一個鮑魚,一個魚翅本身沒什么東西,全靠外界里料

      于:是

      郭:鮑魚調點好汁

      于:好啊,香

      郭:汁好以后把這鮑魚改刀,擱到里邊去。下炸豆腐,下火燒,好不好

      于:鹵煮火燒???鹵煮鮑魚?

    《[郭德綱相聲臺詞大全集]郭德綱于謙相聲臺詞精選.doc》
    將本文的Word文檔下載到電腦,方便收藏和打印
    推薦度:
    點擊下載文檔

    【[郭德綱相聲臺詞大全集]郭德綱于謙相聲臺詞精選】相關文章:

    幼兒園老師筆記隨筆(通用5篇)09-24

    【otb是什么意思】OTB是什么意思,如何購買01-07

    職場小人怎么對付|如何對付職場小人老員工01-07

    學架子鼓作文400字|我開始學架子鼓作文01-07

    [夢到自己結婚是什么意思周公解夢]周公解夢夢到親戚結婚會怎么樣01-07

    周公解夢夢見水晶手鏈代表什么|周公解夢夢見水晶手鏈代表著什么01-07

    [夢見挨罵是什么意思]做夢夢見了挨罵是什么意思01-07

    【文明小報圖片大全】文明小報圖片設計簡潔又好看01-07

    [郭德綱相聲臺詞大全集]郭德綱于謙相聲臺詞精選01-07

    【白駒過隙時光荏苒什么意思】時光荏苒白駒過隙心情隨筆01-07

    japanese色视频在线播放